现在是
首页 | 工作动态 | 支部工作 | 老年社团 | 关 工 委 | 联络信息与相关新闻 | 作品欣赏 | 保健与养生 | 政策规定 | 忆话当年 | 活动相册 | 牵手 | 就医体检与药费报销 | 新退休人员报到 | 下载 | 老年大学 | 养老服务信息
 
刘树铭:牛驼寨巧遇当年房东家小妹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7-7-7 阅读:156

牛驼寨巧遇当年房东家小妹
刘树铭
       太原是我軍旅生涯的最后一站,一九七O年十月转业离开后,我去过很多地方,唯独没有再来太原。退休后,我立了几个愿望,想在有生之年去实现,其中之一就是到太原走一走,看一看。这次由太原战友邀请,难忘608战友联谊群组织的"太原行"活动,我便立即报名参加,乘着还能走得动的夕阳时光,完成几件一直想实現的梦想。
       "太原行"的最后一天,恰逢七、一党的生日。这天下午,天气晴朗,兰天白雲,初夏的阳光洒滿龙城,六0八老战友联谊会太原行五十多位同志来到牛驼寨烈士陵园参观。一九六九年九月,我部奉命进驻太原执行战备任务,我所在的炮一连阵地就设在牛驼寨烈士陵园东侧的山坡上。宿营被安排在阵地南面一个名叫山庄头的小山村里。这里是一个小山沟,从阵地旁的一条便道下坡,大约五、六十米,路的两边散落一些老乡的窑洞和土房。到沟底,平地的面积也不大,建有一排平房,这里是生产队的办公,开会的地方,还有几间是村小学的教室。围绕队部的四周,民房相对集中,我们连部和炊事班及班、排大部分借住在附近的老乡家里。刚到太原的时候,我们指挥仪排没有合适的房子,便借住烈士陵园的一间会议室里,每天出操、训练,站岗等活动都要穿过陵园。几个月后,对陵园内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。后来,村里的王队长将刚盖好的三间房子让出来让我们排住到村里,这样我们才和连部靠近了。这个小山村,只有二百多户人家,一下子进驻一个炮兵连,整个村子立刻热闹起来,歌声,笑声不断。每天清晨,战士们抢着给老乡家挑水,扫院子和主要道路。连队在训练,战备中有什么困难,只要和生产队里说一下,他们都是全力帮助,大力支持。我当时是连党支部的群众委员,負责检查连队执行群众纪律情况,定期向生产队干部征求意見,经常走访老乡,检查连队有无违紀情况,发现苗头,立即纠正。例如生活用水,整个小山村只有沟底下才有两、三口水井,平时老乡们生活用水就比较紧张,我们一下子来了一百多人,用水更为紧张了。连首长发现这个问题,要求全连避开早上老乡用水时间,改为下午存储一些水,供全天使用,平时洗漱也要节约用水。所以,我们和老乡之间的关系非常和谐,軍民关系协调,其乐融融。軍民魚水情不是嘴上说说就行,而要靠实际行动一点一滴积累,共同维护的。
       来到牛驼寨烈士陵园,四十七年前的情景,一下子涌上心头,于是我努力寻找着当年的情景。如今的陵园已经整修一新,庄严而肃穆,烈士墓前的小松树已经长成参天树。我独自一人缓步穿行在陵园的小路上,心里默默地向烈士们祈祷。走出陵园,我向路边的三位保洁员打听,现在去山庄头该怎么走,她们見我是外地人,便反问我去山庄头有啥事。我告诉她们,我是一九七O年驻在那里炮兵连的,想去村子里看看,她们笑着说,我们三个都是山庄头的。我非常高兴,便脱下遮阳帽说:"我是当年的刘排长!"其中一位六十多岁的似乎对我有些印象,说:"可不是嘛,你就是刘排长,那时候我才十几岁,家里也住着解放軍,刘排长模样没啥变化,有些印象呢!"我向这位我们连的房东家的小妹打听一些村里情况。她告诉我说:"现在村里的乡親们的生活都好了,村里的马书记和王队长都健在,随子女搬到市里去住了。沟里的生活因为不甚方便,大部分乡親们都搬到上面来了。(就在附近)我们连的炮陣地的山坡上,也被征用开发建设了。我问,当年整个山庄头坡上沟下,到处都是枣子树,春天村子里飘着枣花香,秋天队里打下枣先送给我们尝,现在枣树还是那么多吗?这位己经是老大妈的房东小妹说,刘排长的记性真好,不过枣树现在已经不多了。这时,参观解放太原陈列馆的战友陆续围过来,听说我遇到了当年一连的老房东(准确地说,应该是当年房东家的小妹妹),也非常高兴,纷纷为我照相留念。可惜时间不多,没有来得及到村子里看看去。
       我实现去太原的愿望,非常地感谢太原战友!感谢太原行的组织者,你们辛苦了!向你们敬礼!


 
 

南京财经大学离退休工作处 @ 2007 版权所有
地址:南京市铁路北街128号(210003)
电话:025-83495946 传真:025-83495961 管理入口